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最新公告:
欢迎光临安博电竞网站!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
XX省XX市XX区XX号
邮箱:
85837722@qq.com
电话:
400-123-4567
传真:
+86-123-4567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中国电竞让全亚洲羡慕那些东南亚战队还在为吃添加时间:2019-05-10

  8月26日到9月1日,由15名电竞“大神”组成的团队将代表中国出战6个电竞项目中的3项。略显遗憾的是,这15名选手并没有被列入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大名单之中,因为电竞只属于表演项目。

  不过,对于中国甚至是全亚洲的电竞运动员来说,这已经是通往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一大步”。

  事实上,在亚洲范围内,特别是包括本届亚运会东道主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各国,电竞的生存环境和行业发展模式比较堪忧。

  在亚运表演赛开始前的几天,几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电竞选手和电竞从业者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和辛酸。

  即便电竞从今年的雅加达开始登上了“大雅之堂”,但是“打游戏”、“不务正业”、安博体育“收入不稳定”、“坏孩子”这些标签依旧纠缠着电竞选手们。

  在电竞行业越来越成熟的中国,不久前《中国青年报》的一份调查依旧在强调,接近24%的受访者认为电竞作为体育项目不合适,而很大一部分家长依旧“无法接受孩子加入电竞项目”。

  “10年前甚至是5年前,电竞在东南亚的发展速度还很慢。我记得差不多3年前,我们的媒体都基本不会从正面报道电子竞技。”在刚刚结束不久的2018极限之地亚洲公开赛马来西亚预选赛上,马来西亚赛区承办方同时也是主办场地老板的弗兰克(Frank)说得很直白,“马来西亚政府也是到这两年才承认电竞是一项体育运动。”

  作为马来西亚的一名电竞从业者,弗兰克见证了太多热爱电竞的年轻人承载着巨大压力一路走来。

  其中最出名的或许就是在DOTA圈广为中国玩家熟知的马来西亚选手Mushi。他从小就一直被视为“品行不端”的坏孩子,原因就是他不停地打游戏,直到他在电竞的舞台上成为顶尖选手。

  “大多数电竞选手很难得到家里人支持,我们都是凭热爱才坚持下来的。”一位来自马来西亚职业CS:GO战队的年轻人在听到中国记者的提问时,不禁说了一句,“我们其实很羡慕中国的职业选手。”

  这位23岁的男孩来自一支名叫Virtual Genesis.anthrax的战队,他们在一栋大楼里租了一个50平方米的公寓,里面有6台电脑和一个阳台,没有固定的床位,但是按他们的说法,“战队的生活起居都在这个地方。”

  VG战队的队员,每天都要在这里训练12个小时,从下午一两点开凌晨一两点,一周六天,周天休息。部分队员可以回家和家人吃饭,而那些得不到家人支持的队员,只能在训练基地附近打发时光。

  “环境艰苦,条件有限,这就是现状。”战队老板梅杰尔也承认状况不好,但这是普遍情况,“马来西亚的电竞市场很不成熟,年轻人从事这项运动都是因为热爱。”

  其实,2018极限之地亚洲公开赛马来西亚预选赛算是当地最大型的赛事,不过有意思的是,赛事的承办地就是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近郊的一家名叫Orange的连锁网咖之中,线支队伍和线支战队为了一个前往上海参加亚洲总决赛的名额展开激烈拼争。

  “电竞现在的状况确实好了很多,在马来西亚的全国运动会里,电竞也第一次成为比赛项目,但这样真的还不够。”作为比赛的组织者,弗兰克最希望的还是赛事能够更大的影响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到赞助商关注。

  “过去,东南亚最好的电竞选手都是来自马来西亚,但是现在不是了,越来越多高水平的职业选手来自菲律宾,因为他们的赞助商越来越多,然后泰国也有更多传统行业开始投入电竞,而新加坡则是政府赞助大型比赛。”

  不过,在人均收入差不多2000到3000马来西亚币(约合3300到5000人民币)的吉隆坡,大部分传统行业还不愿意“砸钱”来投资电竞的比赛。正因如此,包括赛事主办方和参赛队伍在内的大部分人,他们的生存状况并不算好。

  就如Virtual Genesis.anthrax战队的老板梅杰尔,他并不是有钱人,所以需要去筹集资金来负责战队的平稳运行,包括整个集体所有人的日常开支。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算了一笔账,把房租、队员工资、日常开销等等加在一起,每个月至少需要5000到6000马来西亚币(约合8300到10000人民币)。

  “老板不好当,电竞选手的生活自然也不好过。”弗兰克补充描述了如今东南亚电竞选手的生活情况,“在马来西亚,大部分电竞选手每个月拿到的钱只能说是‘月贴’,帮助他们填饱肚子,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战队就更别想拥有想中国电竞俱乐部那些教练和分析师了。”

  “中国的电竞现在真的做得很好,我们很羡慕。”在不到一个小时的采访中,弗兰克不止一次说了这样的话。

  他在这两年来到上海,看到了上海的B5电竞馆、职业团队的训练基地以及电竞协会的办公场所和工作流程,他眼中的一切都是“马来西亚可能要三五十年才能赶上”的画面。

  事实上,尽管中国的电竞产业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和不足,但是中国电竞产业从人才到市场的输出,都要远远超过东南亚的大部分国家。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而电竞的受众人群在中国也越来越大,2017年全年观看《英雄联盟》的人次突破100亿,可以说是在全球所有赛事直播当中都算出色的成绩;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单日观看人数超过1.4亿。

  “中国有很多赞助商愿意投资到电竞赛事之中,但是在马来西亚,传统行业基本不会考虑电竞赛事。”弗兰克将资本方的“信心不足”归结到电竞制度和规章的不完善。

  “东南亚的电竞生态很不好,在这里可以随便签约一个俱乐部,然后如果出现了不和,就随意违约,真的很乱。”

  弗兰克也提到了不久前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巨大轰动的电竞选手转会事件。电竞选手张宇辰(外号“老帅”)正式加入GK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转会费超过1000万人民币。

  “这些都说明中国的电竞协会有了足够的规范性,而在马来西亚,所谓的电竞协会刚刚成立,没有指定任何规章制度,连电竞从业人员都不得不找他们进行对话。”

  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显示,除了确定总决赛的奖金为89万元人民币外,总决赛的每项比赛冠、亚军将取得入选电子竞技国家集训队的资格。